一站式会员登录系统: 账号 密码

律法网首页全国律师免费法律咨询

法律案件在线委托

河南滑县:投资4.5亿资金修成烂路谁之责?

公路通车不到一年已烂掉大坑连小坑补丁随处见

河南滑县:投资4.5亿资金修成烂路谁之责?

中国新闻调查记者:蔚宏奎

阅读提示:在河南滑县,省10+1重点项目修建的东正S222线至大广高速滑县互通式立交一级公路项目,2012年九月通车,然而因其质量原因,通车不到一年。已经被群众称做“豆腐渣”工程了,地面补丁随处可见,路肩散面,路基铺油过少。面对现状,当地群众满怀疑惑——施工方、公路局和工路监理方怎样把的质量关?公路局对此作何解释!豆腐渣工程的背后必有腐败的定律难道再次重演!

群众投诉:一级公路通车仅几个月路面就大坑小坑随处可见

仅把坑洼补过,背后的腐败竟然无人为此担责

“这些路尽管修好了,但是路面到处是沙石坑洼,缝缝补补就可以了事了?!”近日(7月底),河南滑县多位群众反映称,全长约近26公里,总投资近五个亿,合每公里造价高达1700多万元。“钱花了不少,而路修得太差劲了。”“背后肯定有腐败!”

实地探访:新修道路到处都是补丁群众怒骂修路人

8月12日上午,从省道新濮公路经过滑县县城西南快速路南半幅,记者看到路面上布满了大大小小的新老补丁互相交错,还有一些小坑洼(见附图)。路肩散面和部分路基铺油过少也随处可见。在009和008处路肩部分下陷约5CM(见附图)。东环路口东,竟然有一块面积约四十平米的大补丁!在永达饲料厂门前竟然连续7个补丁(见附图)。留固镇005处下陷约2CM。记者在路面行驶,车速一直在三十公里以内,因为路面本身不平,加之车道与车道之间车辆碾压不均,颠簸感非常强烈!

从留固镇路口转回,感觉似乎北半幅要比南半幅稍好些。但行进不久,连续有两处补丁相连的路面。在东环路口东百十米左右的路口东,补丁竟然连续有12处之多。018和019多处补丁,在通往城区路口处也有一块大补丁。

一位70多岁的老同志指着补丁大骂不止:“也不知是哪个王八蛋偷工减料修成这样的一级公路,出了问题也就是修修补补了事!政府应该硬起手腕好好整治这些祸国殃民的坏蛋!”一位群众似乎无奈地说“县里为什么不追究呢,除了施工方黑心以外,肯定也给了公路局的领导,县里主管领导更不会干净!”“吃人家的嘴软,拿人家的手段!对吧,他能使劲追究吗!有可能追着追着,追到自己身上了,你们不信吗?!”“也曾经给其他媒体反映过,估计有一部分也有压力,不敢报道!你们敢嘛?”“我们就闹不明白了,中央的政策多好啊,八项规定多号啊!为什么一到地方就变了味呢!”“中央对惩治腐败的的决心和力度都很大,老虎和苍蝇一起打,希望对这条二十多公里一级公路的建设仔细审查,绝对能揪出苍蝇,说不定还是一只大苍蝇呢!”“你们别不信,反正我们老百姓信!”

公路局办公室王主任:必须先去宣传部登记备案

县政府主管段副县长:宣传部不通知说明你不正规

下午,记者来到滑县公路局,公路局办公室的王主任看过记者的证件后,坚持要记者先去县委宣传部登记备案,“我们这里的规定,要采访必须到宣传部登记备案。”“针对这个事,你们应该是第56拨媒体关注了。现在网上还有这方面的报道呢。”“那些所谓的报道都不真实!”“我这里没有宣传部的电话,没办法向他们汇报。”“你们已经亮明记者身份,按普通公民的身份已经不合适了!”

在宣传部,没有领导在办公室,办公人员向领导汇报后告诉本刊记者“你们是外媒,如果非要采访,必须到我们市委宣传部登记!”“恕不接待!”

随后,记者给滑县人民政府分管段副县长打电话,希望安排熟悉此情况的相关负责人解释一下,以免产生因沟通介绍不到位产生较大分歧,电话里段县长告诉记者“马上让公路局王主任安排。”随后王主任在电话里还是没解释什么。

8月13日上午,记者来到段副县长办公室,只是浏览了记者采写文字稿内容的标题,段副县长就异常生气,激动的心情溢于言表:“你们媒体单位怎么能这样呢,我们所付出的努力和汗水没人去报道,这么点小瑕疵一而再再而三地来找事!”“两年内,一旦出现质量问题,人家承建方将一直会承担维修责任!”“你们去现场看看,去测测车流量,每天两万辆以上,出点问题怎么了。有点问题就说是豆腐渣工程,就有腐败!”(记者来滑县时走的新濮公路,其车流量和重载车辆应该远比其快速通道的数量多出几倍,但该路状况良好!)在一旁的汇报工作的公路局王局长(后来通过自我介绍才知道的)赶紧过来把记者往外拉,“我虽然刚来公路局时间不长,但是我知道没有群众所说的那么严重,你们应该多了解一下。”“王主任不接待,你们现在就去局里,我马上就通知他。”

记者再次来到公路局办公室,王主任似乎很是诧异,“宣传部没有通知我们呢!”记者再次申明希望能够配合工作,并告诉他刚才王局长的意见。这位王主任虽然没有看记者的文字稿,但仍很是不屑,“我觉得你们的内容肯定不实。既然你们觉得大部分内容确实事实存在,那你们就不必要再来这里了,直接发稿就行了!”说完,说声有事,就又去了其他办公室。

记者很是失望,不知道为什么把关系搞得如此僵硬,此种尴尬氛围,很难得到有用的信息,只好叹气离开,希望他们回头通过传送相关说明材料以释‘误会’!

记者手记:在滑县,你如果要问哪一条是景观路生命路致富路估计知者甚少!但是,只要问及快速通道质量问题,大凡有车族的埋怨声叫骂声随时可以充斥耳膜。然而,对于本刊记者采访要求,相关人员除了找理由不接受采访以外,似乎还有其他不宜被人所知的‘苦衷’!一位不愿透漏姓名的道路交通设计的专家说:“出现大坑小坑是因为道路的基础没有作好,压实度不够,本应该分层碾压或者少压或者不压;出现裂纹断板是因为混凝土配比不合理;出现鼓包柏油或者水泥比例过小。总之,一句话这些原因都是因为施工人员偷工减料,监理部门疏于监理,交通主管部门疏于监管造成。”

相关链接:商务时讯网相关内容

这个投资4.5亿、并创造了一系列记录的大工程,在通车仅两个月就频频爆出质量问题。对此,官方解释是货车超载导致,但知情人士称公路质量问题与招标存在黑幕,以及工程被非法转包关系密切,并透露工程背后或涉及官员腐败窝案。

至于工程存在先施工,后招标,以及涉嫌非法转包等问题,记者也从多方得到证实。
首先,官方报道中称“项目于2012年9月30日,历时216天,竣工通车。”记者按照每月30天逆推,“历时216天”,应该是在2月份就开始施工。但是中标时间却是在4月上旬,提前了整整两个多月,明显是先施工,后招标。
其次,关于不具备施工资质并且不是中标单位的安华路桥却作为实际施工方的问题,记者也掌握到了充分的证据。
在安华路桥的官方网站()上,记者发现在公司新闻资讯栏目里有两篇文章涉及快速通道。分别为《河南省“10+1”快速通道项目分部》、《快速通道建设中的“傻子们”》,前者是展示了河南省“10+1”重点项目分布,并重点介绍了滑县快速通道项目;后者主要内容是赞扬了安华路桥董事长聂广顺及快速通道项目负责人赵宇、申艳涛、王战胜等人带领员工建设快速通道中发生的感人事迹。

记者在调查中发现,安阳恒达存在非法转包的前科,之前就被媒体曝光过非法转包工程,并造成了施工人员死亡的安全事故。

在该项目2011年11月28日第一次发布招标公告时显示,建设工期为土建工程计划施工工期210日历天(2012年2月1日至2012年8月29日);路面工程计划施工工期70日历天(2012年9月1日至2012年11月9日)
在第二次招标公告时显示建设工期为:土建工程计划施工工期135日历天(2012年4月16日至2012年8月28日);路面工程计划施工工期70日历天(2012年9月1日至2012年11月9日)。
相比第一次招标总工期为280天,第二次招标总工期缩短为205天,实际完工时间为216天。工程量不变的情况下,工期缩短了64天,几乎占总工期的三分之一
“第一次招标夭折,按理说工期应该顺延,然而滑县方面并未顺延,却缩短了三分之一工期,仅仅为了创造一个“滑县速度”,就当工程质量为儿戏,这种本末倒置的行为,反映了执政者的好大喜功的思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