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站式会员登录系统: 账号 密码

律法网首页全国律师免费法律咨询

法律案件在线委托

土地(转包)转让后补偿款归谁所有

按照《土地管理法》和《土地管理法实施条例》的规定,国家在征用农村集体经济组织的土地时,征地补偿的各项费用(土地补偿费、安置补助费、青苗补偿费、地上附着物补偿费和其他补偿费)应支付给被征地方,即集体经济组织。(1)土地补偿费由征地单位直接支付给被征地方,由集体经济组织所有,不能直接支付给村民个人。(2)安置补助费是对失地农民提供的社会保障,并非直接支付给需要安置的村民,根据情况予以支付或者安置。(3)青苗补偿费、地上附着物补偿费由村集体经济组织按照已经确定的补偿事项支付村民。根据《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的规定,农村集体经济组织要分配土地补偿费须提请村民会议讨论决定,程序要符合法律规定。

地上物补偿应该归土地经营人所有,至于土地补偿款,法律规定应该归村、组集体所有,但是各地做法不一样,有的是直接分配到个人手中。

土地被征收后,有关部门对土地上的青苗予以的青苗补偿费应当该归种植青苗的所有者所有。

案件回放

2003年4月10日,皖南某县村民李某与村委会签订了荒山开垦承包合同,期限为15年,每年由李某向村委会上缴承包费2000元。2003年7月16日,李某将自己承包经营的荒山未经村委会同意交给洪某经营,并订立协议。协议规定:转让自2003年7月17日起,转让费为6000元,期限到2018年4月10日,荒山现有设备和草房一间归洪某所有,洪某每年向李某缴纳2000元。

协议签订后,洪某付给李某“转让费”6000元,承包费2000元。今年2月,因国家征地搞道路建设,洪某正在经营的荒山恰在征用范围内,李某闻讯后遂与村委会达成解除荒山承包合同,补偿经济损失的协议。村委会便将补偿款7746.27元补给了李某。洪某知道承包协议无法履行后,便向村委会索要此款,村委会予以拒绝,找李某,李某称双方之间合同是“转包”,补偿款应归己所有,洪某遂将村委会诉至法院。法院受理后,将李某追加为本案第三人,并判决:第三人李某返还洪某经济补偿费7746.27元,李某所在的村委会负连带清偿责任。

以案说法
记者:请问在法律上,转让合同与转包合同有什么不同呢?
王明红:转让合同是最为彻底的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的方式,它指由第三人代替承包人向发包人履行承包合同的行为,转让后原承包合同的内容无改变,便是变更了承包人,终结了原承包人与发包人的权利义务关系,确立了受让人与发包人的权利义务关系。至于转包合同,则是承包人把自己承包 项目的部分或全部,以一定的条件发包给第三人,由第三人按照转包合同的规定向转发包人承担一定承包义务,转发包人仍作为原承包合同的承包人,向原发包人履行合同,即原承包合同的主体不发生变更。
记者:看来本案的关键点在于李某与洪某之间所签订的是转让合同还是转包合同,那李某与洪某所签订的合同中有“转让”字样,那么他们之间到底是转让合同还是转包合同呢?
王明红:从他们两者之间意思表示来看,李某是转包行为。根据我们对上面关于转包和转让的区别分析,李某没有解除自己与村委会的承包合同,而是单独做为一方主体与洪某订立承包协议,而且该协议履行内容还和其与村委会原协议一致,不能视为转让,而应理解为转包或出租。
记者:出租和转包有什么区别吗?
王明红:出租与转包大体相似,只是在流转期限、市场资源配置、承租和受让的主体等方面存在一些区别,立法上设立这两个不同的名词在行政部门统计需要上所体现的意义远大于将它们做法律性质上区分的意义。本案中的协议结合实际情况来看应理解为转包。
记者: 从本案的情况来看,转让和转包会导致不同的法律后果吗?
王明红:是的,对法律关系的不同认定会导致不同法律处理结果。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法》施行以前,各级人民法院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农业承包合同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14条规定,对于承包方未经发包方同意,转让承包合同,转包或者互换承包经营标的物的,人民法院会认定这些行为无效;随着《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法》施行,在不限制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的前提下,对转让和转包的法律要件做出了区分;采取转让方式流转的,应当经发包方同意;采取转包方式流转的,应当报发包方同意。
如果本案定性为转包的话,李某作为承包方,在其承包的土地被征用、占用时,有权获得相应的补偿;而洪某因为上述行为导致经营承包合同无法履行或无法完全履行造成的损失需根据与李某的约定,在两人之间解决,村委会不应作为被告或第三人加入其中。
如果本案定性为转包的话,那洪某可以直接作为被征用者获得补偿,如果村委会将补偿款给付李某,那洪某应将村委会作为被告,而李某作为第三人参与诉讼应由法院通知或本人申请;不过,结合本案的具体情况来看,即使洪某与李某达成“转让”的真实意思表示,村委会也没有把补偿款直接支付给洪某的义务。
记者:既然双方都同意是转让,洪某就是该荒山的唯一承包人,村委会应该把补偿款给他呀?
王明红: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法》37条的规定:土地承包经营权的转让应当经发包方同意;《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89条规定:合同的权利义务一并转让必须经三方达成一致;综上,即使本案中李某和洪某的目的是转让,也因该行为没有经过发包方——村委会同意而归于无效。
记者:你对本案的判决有何看法?
王明红:我个人认为法院在审理过程中,对本案法律关系及关系主体的认识是值得商榷的。公民实体权利的实现应通过合法、正当、严谨的程序来完成,公正司法往往也需要公正的程序来实现,而这对司法者尤其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