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站式会员登录系统: 账号 密码

律法网首页全国律师免费法律咨询

法律案件在线委托

抛锚与建构——初二年级政治课举案说法教学设计一例

《犯罪的含义》是江苏版初中《思想政治课》第三册第七课第二框的内容。备课的时候,我在想如何让学生利用已有的但较为模糊的法律知识来自主建构“犯罪是什么”的知识意义,想的最多的是“案例”。举案说法是初二年级法律常识课最常用的方法,选择一个最恰如其分的真实的案例,是上好初二年级法律常识也是这节课成败的前提。犯罪的案例许许多多,我首先想到的选择什么样的案例最符合这节课的要求,它最好是未成年犯罪的案例,它最好是有时代特色的并能承上启下的案例。

因为,首先青少年学习法律常识并不是要明白多少法律知识,只是通过一些法律常识的学习培养知法、守法、护法的法律意识。平时日常生活中他们或多或少地接触过一些违法犯罪的实例,形成了一些知识经验,但这些知识经验在运用到较为严格意义上的法律案件中则是非常模糊的,难以起到明晰和判断的作用。要让学生能通过真实的案例把已知的法律知识经验迁移到明确“犯罪是什么”这一个教学内容上来。这符合维果茨基的“最邻近发展区”的学习理论,而选择未成年人犯罪的案件比成年公民犯罪案例对学生更有触动;其次,上一课最后的活动课内容涉及到未成年人上网的问题,通过辩论,学生对平时最感兴趣的“社会活动”——进网吧上网有了一个自以为是的理解,上网到底利弊在哪里?进网吧为什么家长甚至社会都强烈反对?网络的危害性真的有那么大吗?等等问题还是需要进一步的明晰。网络犯罪现在成为一种频发的高科技犯罪,而且犯罪者年龄都非常年轻,甚至很多是未成年人,所以选择青少年网络犯罪案例最为合适,并且能承上启下,使法律法律知识的学习法律意识的培养有个连贯性。

上课时我使用了这样一个新闻报道作为这节课的开始:

17岁高中生网上叫卖毒品配方

——湖北省侦破全国首例网上出售冰毒配方案

湖北省公安厅昨日通报,经过近10天奋战,我省成功侦破我国首例网上出售冰毒配方案,襄樊市17岁职高生胡某落网。

胡某系随州均川镇人,化学成绩特别好,他通过互联网掌握了冰毒(甲基苯丙胺)分子式和结构式。之后,他运用所学知识,“研制”出冰毒配方。

2月下旬,胡某在襄樊“天使网吧”,以同学名义,登陆“中国化工网”,公开发布了出售冰毒配方的信息。

3月5日,胡在襄樊与北京“客户”以3000元价做成第一笔“生意”后,被襄樊警方擒获。

2002-03-14 05:10:49荆楚在线消息(楚天都市报)

这个案例的选择符合我备课时的思考,而且还可以链接到记者与华中师范大学一位法学专家的对话,对话中对该学生网络犯罪进行更深层次的剖析,有助于学生知识学习的深入和拓展,可以作为教学的辅助阅读材料。

案例选好后关键是如何利用此案例,是这节课成功与否的关键所在。举案说法,可以有多种说法教法和学法,按照传统课堂教学无论是否使用案例,都是教师主导课堂教学秩序进而把握学生的学习进程和思维方式,让学生去钻自己设计的“套子”,而学生已有的“最邻近发展区”的相关有关法律有关违法犯罪的知识经验很难得以有效地自主地运用和迁移,特别是一个教学班几十个学生,更难使每个学生自主建构所要学习的法律知识意义。

这个案例真实地再现了一个与学生年龄相似的未成年犯罪过程。这既是一个案例又会为学生的学习创设一个真实的情境。开门见山地抛出这个案例,并能按照新课程标准设计梯度问题对它层层分析贯穿始终,那么建构和解构将统一于教学活动中,那么这个举案说法就非常有力度,利于学生的自主学习。建构主义学习理论要求教师在教学中通过创设情境、组织协作与会话等教学活动使学生在自主学习中达到知识意义的自我建构。这个认知理论正是新课改实施的基础理论。创设的情境应该是真实的,抑或是仿真的,精选的典型的案例就像一个锚,在锚上应该链接的是一条由问题层层深入的索,教学中抛出锚后让学生围绕锚(案例)沿着这个索展开探究、在教师的帮助下进行自主学习,理解案例中要他们掌握的概念、规律等,最后达到知识意义的自我建构的过程。这是建构主义最成熟的教学模型之一“抛锚式”教学模型,它或许能针对政治课教学简单灌输的弊端,通过这个教学设计提供一个可供借鉴的经验,提高政治课的教学效益。

《犯罪的含义》一课的内容很简明,课程标准的要求也主要是识记犯罪的三个特征,这是教学的重点。因为把犯罪的三个特征搞清楚了,犯罪的性质、危害性和与一般违法的区别也就不言自明了;另外整课教学还要贯穿一个活动要求,即通过案例,说明违法犯罪具有社会危害性,要受到法律的制裁。这是个教学活动中的难点,因为收集的案例要有针对性,最好能作出定性的分析,以在研究的过程中达到在思想意识里起到防微杜渐,预防和减少犯罪的作用。

案例(锚)的抛出创设了一个真实的情境,然后设计对话和协作让学生完成对案例的分析和理解。

教师说:“我们从前都是老师提问题,同学们很少主动提问,今天我们请同学们根据这则新闻报道自己设计一个问题,回答为什么这样设问,并在四人小组中进行交流,选出一个代表等回来进行表述,最后大家评价出几个最有价值的问题。

学生开始还有些惊诧,有人马上说:“我主动提过问题!”,但多数人没有答话,而是兴奋的马上投入了小组讨论。

5分钟过后,讨论基本完成,小组长已在笔记本上记下了谈论的结果,也选出了小组发言的代表。

发言(略)。

这是个发散的体现多种能力的训练,既让学生感到新颖,又使学生能相互协作相互帮助,利用各自的知识经验来进行判断和分析,每个人都提出了一至两个问题,又经过相互评价选出了最有价值的一个问题,统一了选出问题的原因,思维得到了锻炼。讨论中的发言、记录和评选也使小组协作得到了非常规范的训练。从反馈来看,这种形式的小组活动教师几乎不用进行帮助和指导,归纳出来的问题范围、深度基本上和使用此案例的设问相似,有的问题甚至对下面的教学进程起到了拓展的作用。学生主体地位得到了真正的体现。

[问题]1、案例中17岁胡某的行为是违法行为吗?它构成犯罪了吗?为什么?

2、什么是犯罪?它有什么基本特征?

3、为什么说胡某的行为既是违法行为,又是犯罪呢?一般违法行为与犯罪有什么样的关系?

情境的使用、小组对话协作的完成,使学生学习“犯罪的含义”有了一个框架式的理解,但对犯罪的概念、特点、一般违法和犯罪的关系等问题地理解还有待深入,锚上链接的索仍需延伸。课标的要求十分明确,就是要记住和理解。所以课堂教学的第三个教学环节,我使用了表格对比自学填空的达标训练,对识记和理解部分进行适当的强化训练,以求达标。

[练习]一般违法和犯罪的关系是怎样的?

关系

一般违法

犯罪

共同点

对社会的危害

程度不同

应承担的法律

责任不同

处罚的机关不同

联系

经过前面的讨论和分析,学生对犯罪的概念和特点有了较为清晰的认识,明确了原来知识的模糊边界,在意识里也能初步形成犯罪是非常严重的违法行为的判断。多种教学手段的综合使用可以使学生对“锚”的理解进一步加深,在过程中逐渐达到建构。但在这个过程中有同学会想这个17岁的胡某为什么会这样呢,我们不都经过法律常识的学习了吗?

老师问:这个案例给我们同学什么启示?

同学:七嘴八舌的进行回答(所述的启发都围绕着青少年应该正确使用网络、提高思想觉悟、平时要遵纪守法等方面)。

但几个同学回答:我们应该遵纪守法,不应该给公检法的工作人员添麻烦。

其他同学都笑了,在笑声中我发现对为什么要遵纪守法学生的理解还有盲点,遵纪守法是公民应具备的基本素质。学生长期以来习惯于被动的照做,以至于善良的同学会想到不应该“添麻烦”。

老师:公检法的叔叔阿姨们的工作就是打击违法犯罪的,没有添麻烦一说。综合这些启发可以看出,它们都是是针对胡某网络犯罪这个特殊案例引发的,生活中更多的案例是学生周围发生的常见的一些违法行为,因此必须进行有效的迁移,由特殊到一般,把明确的犯罪概念和身边小事联系起来,树立学生的法制观念,增强守法护法的意识。

老师:我们同学生活中我们学校我们班级中有没有违法犯罪的案例?它对我们有何启示?

启发学生能够更多地思考身边发生的事情,形成全面生动地认识,得到符合问题思维导向的结果。接着就是强化这个“启发”的措施:通过课本设计的看图说话的例子进行深化理解。

活动:P课本P101三、看图说法

评价:用实物投影展示一位同学的“说明”。

根据教学要求让学生从生活中、从身边人和事中、从自己喜闻乐见的活动中去感悟“要从小事做起去知法与守法”的道理,这个寻找案例和看图说话及评价的过程就是对“犯罪的含义”意义自我建构的终点。到此,整个教学设计的中心问题得到了解决,锚被老师抛出后被学生紧紧地拽住索而解决了锚。

最后案例留给学生疑问是这个17岁的胡某是否应该判刑,是否会免予刑事处罚。这些疑问则留待下节课来完成。悬念的不解可以促使学生进行有效的预习,提高下节课的教学效率。

上完课后,查看学生作业,感到这个教学设计还是具有探索性的。特别是这节课把建构主义学习理论的“抛锚式”的教学模型和初二年级的法律常识的教学设计有机结合,是教师转变观念和革新教法学法的有益尝试。从实验看,建构主义学习理论在人文学科同样可以加以有效运用,如果能让学生上网自主查询资料,进行信息的分析和判断,得出结论后在课堂上进行讨论,“犯罪的含义”的知识意义可以更好的建构。